污到你腿发软的文章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

时间:2020-03-22 18:49来源:网络整理作者:贝贝网点击:

导读:
扫描关注公众号

放下白布后,沈建平叫来一名负责现场勘察的警员,了解了一下情况。在徐晃名为出差实为避风头,武箐岚又刚下岗的情况下,沈建平便有了一种无人可用的感觉。 负责勘察的警员汇报说:“沈局,这个案子的情况比较简单,陈炳昌在这个小区有一个情妇,他今天来这里与情妇幽会,被一住户家的阳台上坠落的花盆砸死。那个住户名叫萧炎,目前已经被我们控制起来,正在接受进一步的调查。” “萧家的人?”沈建平的眉头皱了起来。 “是的,但萧炎只是萧家的一个旁支,血缘关系比较远,基本与萧家没什么来往了。” 沈建平的眉头这才舒展开,说道:“萧炎与陈炳昌认识吗?” “据我们调查显示,他们并不认识,更不存在结仇的可能。” “萧炎的家庭情况怎么样?” “萧火原本是常树县第一高中的副校长,有一妻一子,他的儿子目前在外地上学,五年前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与妻子离婚,但他现在与四个女子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 沈建平打断了对方的话,问道:“还有别的线索吗?” 那名警员感受到沈建平的一丝不耐,有些局促地回答说:“案发时周围有很多的目击者,我们询问过一些人,描述的情况都差不多,从目前的迹象来看,这件案子应该算是一个意外了。” 沈建平反驳道:“你怎么确定就是一个意外?那么大的一个花盆,即便刮七级大风,都不一定能吹下来,难道这不值得怀疑吗?” 那名警员怔了一下,随即涨红着脸挺直身体说:“多谢沈局提醒,我这就去对萧炎进行深挖,争取早点撬开他的嘴……” 沈建平训斥道:“干什么?我说萧炎有嫌疑了吗?现在不同于以前了,国家正在大力推进法制建设,在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前,绝对不能对嫌疑人上手段,知道吗?” “明白了。”其实那名警员内心更加迷惑了,“沈局,那接下来您看……” 沈建平有些无力地说:“走吧,咱们上楼去看看。”他现在越发怀念徐晃和武箐岚了,只要有一个人在身边,他也不会有疲倦的感觉了。 来到五楼,走进萧炎的家中,此刻萧炎的家中有警员正四处查看搜寻,毕竟出了人命案,就算萧炎被排除故意杀人的嫌疑,例行公事的调查也是必不可少的。 沈建平进屋后,哪里都没有去,而是直接来到了阳台。既然是高空坠物致人死亡案,做案工具花盆自然要被重点关注,而花盆安放的最初位置警方自然更不会放过。 阳台此刻正有两名警员在用放大镜一点一点仔细查看着,二人神情显得极为专注,直至沈建平走到近前二人才发觉,二人马上站直身体齐声道:“沈局。” “有什么发现吗?” “对不起沈局,没什么发现?”两名警员都露出一丝羞愧之色。 沈建平安慰道:“没什么发现,就证明案情不复杂嘛,你们觉得花盆是怎么掉下去的?” 两名警员相视一眼,其中一人答道:“我猜测,可能是户主放置花盆时,因为粗心大意,花盆没有放置安稳,户主开窗时便造成花盆坠落了。” 另一人补充说:“我们试过了,用手推还得加些劲,才推得动花盆,因此绝不会是风吹下去的。” “你们去忙别的吧,放大镜给我留下,我再看看。” 等警员们离开后,沈建平拿着放大镜在阳台上仔细观察了一番,同样也是一无所获。尽管目前还没有深入调查,而以他多年刑侦工作的经验,便已经定下了基调。 如果死者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人物,根本都不需要沈建平出面,而陈炳昌毕竟在青藤市有一些背景,又与章家关系密切,他能亲自出马算是一种姿态,只是随便走一走过场而已。 沈建平随后又让人把萧炎带过来,进行了一番询问。虽然在多年的刑侦工作中,沈建平在一些案件上也出现过重大判断失误,但他看大多数人的眼光还是比较准的。 根据萧炎的表现,沈建平断定萧炎根本就没有杀人的胆量,尽管他的人品不怎么样,但在胆量方面他绝对是一个怂包,如果他的一切表现都是装出来的,那简直就是超影帝的表现了。 沈建平对自己的判断力很有自信,即便是奥斯卡影帝在他的面前,他也自信能抓住对方的破绽。当然了,这只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在不久之后,沈建平就因此而栽了一个又一个的大跟头。 询问完萧炎过后,沈建平便下了楼,准备返回市局。今天他能亲自到场,各方面都能交待得过去,也算是给足了章家的面子,他自然不用再事必躬亲了。 “你们放开我,让我过去,我要见你们沈局……” 沈建平刚要上车时,忽然看到两名警员拦住一名瓦刀脸的男子。如果徐晃在这里,自然会认出这个男子就是刀仔,而沈建平只是主管刑侦,一般很少进行具体的工作,因此并不认识刀仔。 旁边一名警员介绍说:“沈局,他叫葛道,外号刀仔,是陈炳昌手下的金牌打手兼保镖。” “他好象找我有什么事情,让他过来吧。” 两名警员得到命令,便不再阻拦,刀仔马上快步来到沈建平的面前。 “沈局,我知道昌哥以前与警方不对付,如今他已经死了,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您原谅,毕竟人死为大,有什么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了,希望沈局能为昌哥主持公道。” 沈建平打着官腔道:“你放心吧,我们警方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刀仔犹豫了一下,忽然跪在了沈建平的面前,沈建平不明所以,不由吃了一惊,面色不悦地说:“快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沈局,我怀疑昌哥是被人谋杀的,请沈局为昌哥做主啊。”刀仔诚恳地说完,并且还向沈建平重重磕了一个头,并且伏下身子不再起来。 沈建平尽管有些不悦,但还是正色问道:“你凭什么说陈炳昌是被人谋杀的?” 刀仔指着旁边的一个楼道,认真地说:“昌哥的相好住在那个单元,而昌哥却来到这个单元楼道口,被楼上掉下来的花盆砸死,这不值得怀疑吗?” 沈建平怔了一下,故作沉吟地说:“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们警方会重视的,我还有一点要去办,你在这里向别的警员继续反映问题吧。” 来到现场后,根据现有掌握的情况,沈建平根本就不想对陈炳昌的案子深入下去,尽管刀仔所说的可以算作一个疑点,但肯定构不成警方展开调查的证据。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老师 英语 文章

巨思小说网

Copyright © 2002-2019 巨思小说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xxxxxxxx号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