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腿的正确姿势把冰葡萄放进了下面绿色

时间:2020-03-22 18:47来源:网络整理作者:贝贝网点击:

导读:
扫描关注公众号

凝神香的气味徐徐飘散,一只手轻轻地划过精致的眉眼,指尖忍不住蹂躏嘟嘟的嫩唇,而后一路向下,细白的脖子,微陷的锁骨,以及…高耸的山丘。 另一只手,早在我自己大脑发布指令之前仿佛有意识般的探向裙底无限春光,摸到了那让人魂牵梦绕的地方。 而此时的她在梦笑香的作用下开始了对记忆中美好时光的回忆。 舔舔下唇,大手自动往更深处探寻,这味道,这味道!恨不得当场吃了她! 但是,不行,我告诉自己冷清怡这女人,有两把刷子,凝神香能让她暂时昏睡,却并不足以让我为所欲为。 忍不住在心底叹息,最终只能暂时压抑着澎湃的心情,暗暗地想“先放过你,等我自己有能力后,总有一天你会在我身下的!” 深呼吸一口气,平静了高涨的浴火,转过身,默念心法,让自己慢慢的恢复过来。随着呼吸起伏,香也快到了尽头… “嗯…”躺椅上的人缓缓醒了过来,嘴角挂起,睁开眼斜望我,我走上前笑到“冷姐,怎么样,这香是不是挺有用的?我是不是能留下来了?”她撇撇嘴。 “这香其实也就这样嘛,没办法,我心善,看在我们都是老乡的份上,你就留下来辅助我吧。”“是是是,冷姐您最心善了。”我面上忍笑。 “笑什么,对了,上次你治疗的那位颜小姐,我和她约好了下周一再次接受心理辅导,这个就是最终考验你能不能留下的任务。”说完小腰一扭,起身站立走向房门。 “哦,对了,你在周末好好的拾掇一下你自己,你看看你现在这个屌丝样子,以前没什么,现在你可是我工作室的人了,别给我丢人!”说完关门走人。 “耶,留下来了,真棒,终于可以有钱了!”我忍不住想给自己鼓个掌,弟弟妹妹的钱有着落了,终于可以缓一口气了。 只是,对于那位颜小姐,我还是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毕竟一个从未有过欢愉的女人在自己手里攀上了高峰,不得不说这是一件非常令人舒爽的事情。 有点开始期待周一的治疗,我会从中知道哪些和这个妖媚女人的东西呢? 周末,咬咬牙去买了一身新衣服,将自己收拾成衣冠楚楚的样子。 在周一早上,优雅地走进心理室,忽略掉前台惊讶的目光,直接进了冷清怡的办公室。“早上好,两位美女!”冲坐在沙发上相谈甚欢的两人打招呼。 两人同时望向我,不同的是其中一人的目光欣喜中又有点复杂。“很好”,我微笑着想,“这次就能找到她冷淡的真正原因了。” “什么时候能开始呢?”我问道。“如果张医生方便的话,我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美人效劳。 冷姐给我眼神“那就这样吧,颜小姐,请您相信,我们是专业的,接下来的时间,我就不便在场了。”说完利落的起身出门。 “颜小姐,您再一次来到这里找我就代表着对我的信任,还有想治好自己的决心,从现在开始,放心的将自己交给我吧,我会帮助你找出你想要的答案。” 微笑着向她伸出了手,慢慢的,一只白嫩的手缓缓放到了我的手心,“我相信您可以帮助我,能让我像上次那样。”她脸红媚眼如丝,“那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我点点头。 请她躺在躺椅上,她不安的双手不自觉的揉搓着自己的裙角,“又不是没有经历过,怎么还没有放松下来啊”心想,不得已,先点上了安神香。 “颜小姐,请慢慢的放松身体,你觉得自己现在像棉花一样柔软,漂浮着…”渐渐放松的手指,展示着主人此刻的平静。 从怀里拿出铜绿小短香,不敢迟疑的点上,随后打坐,将自己的思绪和香的味道一起慢慢的进入躺椅上的人的脑海中。 繁华的小街道,坐落在白砖红墙的学校旁,熙熙攘攘的人中却始终找不到目标人物的我不由得烦躁起来,快步穿过人海,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遇见了散发标记香的人,不由得舒了一口气。 嘻嘻哈哈的她在和朋友告别,随后准备自己独自一人回家。我大摇大摆的跟在她身后。反正只要我不愿意,在梦里没人能看见我,也不会知道我的模样。 走了一段路,我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啧,这妮子,刚刚天还是晴空万里,怎么慢慢地变的阴沉?看来或许这和她得不到快感的原因有关。”不自觉摸摸我的下巴,更加快步的跟了上去。 风越来越大,大街上原本慢慢走的人也不由得开始一边咒骂天气一边暗自加快脚步,谁都不会知道幽暗巷子里究竟发生怎样的一幕… 小时候的颜正蹦蹦跳跳的往前走着,却被一只突然伸出的手紧紧捂住嘴巴。 而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瞬间吓到了,已经伸手的我又将手缩了回来,“再观察一会吧。”我心想,看看会发生什么,而且贸然出手可能得不出那个答案。 挣扎的手徒劳的胡乱挥着,恐惧的眼神刺痛着我的心。“原来如此。”我想着,但还是没有动。 几双大手在小小的人身上肆意的揉搓着,淫笑洒满着这个充满黑暗的小巷子。“啪”乱挥的手打到了其中一个人的拿烟的手背上。 “小婊子,妈的,居然敢打我”那人骂骂咧咧的,还没等我出手,就见他将依然带有火星的烟顺手塞入了孩子的下面。 她的哭声更加惨烈了,下体的痛让她不自觉的开始拼命挣扎。“原来这就是她没有性高潮的原因啊”我现在还能理智的一边想着,一边快步向那群黑暗中的人走过去。 “干什么呢,你们?”我喝道“少特么管闲事,给老子滚!”为首的一个黄毛小子冲我不耐烦的吼道。 “很好,”我心想,原本只是打算将他们吓走的我听了这话,不由得怒了起来,自小的好斗习惯让我开始暗暗舒展筋骨。 “如果我非要管呢?”我笑着说。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越是生气笑的则越会开心。 他们听了这话,将她放下,黄毛仍然摸着女孩光滑的皮肤,任女孩在哭叫挣扎着,而其他人围了上来。 “那就怪不得我了,上!”“打群架吗?”我心想。如果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因为老爸死了,一路打架打到大的,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勇气上。呵。 干脆利落的解决掉了他们。打架嘛,切,往人体最弱的部位打,看谁打的过谁。狠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真你妈的恶心,还不快滚”我上前一步,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就搀扶着跑了。 只剩下抱着女孩的黄毛还在惊讶的望着我,我一不必的走过去,他放下女孩,一步一摔的跑了,一边跑一边说“你给老子等着。” 这时我赶紧上前去看看还在哭嚎的小人,“怎么样了?”我问道,回答我的是声音渐小的哭泣声。 我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出手!衣服凌乱,这都不是最重要的,她一直捂着下体。地上是血。 一股莫名的味道,夹杂着血腥味和糊味传来。“不好,这怕是烫坏了”脱下外套,我抱起她,赶紧往她记忆里最近的医院跑去。 “医生,医生!”我着急的大吼着,孩子的哭泣声已经很微弱了,似有似无的呼吸牵动着我的神经。包着她的外套已经被血浸湿了。 “这是怎么回事?”来人是一个中年妇女,“我在一个小巷子里看见的,别管这么多,你赶紧看看啊!”我着急的说。 “这伤到了阴道,需要手术,家属呢”“我是!”交钱,签字…我打了电话给她的父母。 心里责备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出手,如果出手了,这一切本可以避免的!而我此时没看见外套下一双快要闭上的眼睛又强撑着睁开了一点点,随后被送走了。 此时,手上的红绳提醒着我,香快烧完了,不得已,我定定神,从打坐中醒来了。 睁开眼睛,香还有几分钟才烧完,我在心里默默的叹息了一声,个人都有个人的不易啊。原以为她是因为心理原因才得不到高潮的,现在看来,是我错了。 经过这种事情,做了一次手术,那么小的孩子,自身对于这么大的痛苦选择了自我保护,将这段记忆封存起来,那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释怀呢? 眼看着她要醒来了,但我暂时还不想让她从这段回忆中醒来。她的眼泪一滴滴的从眼角滑落,整个人呜咽着。 我居然鬼使神差的心疼了一下! 不待我想的更多,我的手已经自觉再次拿出梦蝶香点燃。“罢了,在巅峰的快乐中,你还是忘记这段不好的事情吧。”我心想。 我现在坐在她身边,在纠结怎么去做,在梦蝶要燃尽之时,我终究还是选择了不告诉她这件事情,还是通过香来让她得到满足。 这个决定是为了她好还是我自己也有私心呢?我不得而知了,因为此刻,我被她深深的吸引了。 粉色姣好的脸蛋,黑色的裙子显得她更加肤若凝脂,加上她自己不自觉的夹紧双腿,喉里发出能腻死人的声音,一声有一声,扰乱着我的思绪,也瓦解着我的意志。 “这真是个妖精啊!”我不由得心想,于是索性抛开那些想法,就坐着看着她此刻舒爽泛红的脸颊。 终于,她高亢的一声呻吟结束之后,慢慢转醒,眼神里有着欢愉后的媚态和迷茫。 几分钟后,她渐渐的回过神来,也看见了坐在身边的我,脸瞬间红了,“那个…张医生,请问你找到了我的原因吗?”她不自然的问道。 “我现在呢只能让你慢慢的调养,让你在这方面的感知慢慢的清晰起来,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我假装为难道。 “可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你要两天一次的来我这里接受熏香治疗啊,而且不能有外人。” “这…”她有些犹豫,我乘机说道“既然颜小姐这么不愿意,那就算了,反正选择权在您手里,鄙人也没办法。”我站了起来准备走。 “等一下。”她拉着我的手,急切的说。“我两天抽时间来就行了,到时候给我老公说一下。”我的视线看着她拉着我手。 在我的注视下,她赶紧将我的手甩开,“不好意思啊。”低着头说道。 “没事,既然颜小姐同意了,那么就先出去和冷老板谈一下吧。”我暗自笑道。 “好的好的。”她准备走了。 “颜小姐。”我叫住她。 “怎么了?”她转过身疑惑的问道,“你今天很漂亮,还有,希望我们以后合作愉快。” “好的。”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合作愉快!” “行啊,你小子,这么快就谈好了?”冷清怡在送走颜夕后后冲坐在沙发上瘫着的我说道。 “没办法,这主要托了您冷姐的福。” 我调笑道,“油嘴滑舌的。”但嘴角的一抹勾起显示了此刻主人的好心情。 “说真的,你真的有把握治好她?”她有些不放心的问。 “看来冷姐是怕我砸了你的招牌呢。”我笑着说。她撇了我一眼。 “其实对于这种问题,我只能说慢慢来吧,要想彻底的根治,很难,但是如果她找到了那个她自己真正爱的那个男人,或许就能彻底治好了。” “那怎样才能找到?”她好奇的问。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咯。”我冲她眨眨眼。 “切,听你这么说,难不成…”她眼睛一转“这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莫非是你?” “噗”我喝进嘴的茶水就这么喷出来了。“咳咳咳,你怎么这样想啊冷姐,人家再怎么也不会爱上我吧,我可是一个穷小子。” “也是。”她扫了一眼我的全身说到。 “好了,就先这样吧,你好好治疗她,帮我留住这个大金主,你的好处我自然少不了你的。” 而我,没有想到随口的一句话在日后确成为了现实。以至于某次聊天时,冷清怡将其说出来取笑我。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进了 下面 姿势

巨思小说网

Copyright © 2002-2019 巨思小说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xxxxxxxx号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