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退抬高就进去了:我们班男生虐我下面

时间:2020-03-22 18:30来源:网络整理作者:贝贝网点击:

导读:
扫描关注公众号

“你怎么流鼻血了?”灵琴清惊讶的问。

咳咳,我尴尬的咳嗽两声,急忙用手擦掉鼻血,窘迫的说:“今晚吃了些补品,可能是上火了。”

“出息,像你这种人还吃补品,骗鬼呢?”灵琴清不屑地说:“我看你是憋得吧?憋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

“你快躺下吧,早点开始早结束。”我忍不住催促道。

这场面太尴尬,我也不想再耽搁下去了。

再说了,美人在眼前,我更想试试做男人的滋味。

灵琴清也知道今晚必须过这一关,轻轻的闭上眼睛,躺在了我的床上。

我哪还忍得住,三下五除二的把衣服脱光,怀揣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爬上了床。

感觉到我上床了,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双腿夹得紧紧的,雪白的皮肤开始泛红。

我有种报复的恶趣味感。

没想到,她也会在我面前害怕,颤抖。

“姐,别这么紧张啊,你把腿夹这么紧,我可怎么弄啊?”我也是个处,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从哪入手。

真特娘的,接了这个活计,竟然没人教。

都怪那个开光师死的太快了。

这玩意,好像也没那么简单啊。

“你怎么还没好?到底行不行啊?”

“呃……”

“你给我轻点,要是弄疼我了,要你好看!”灵琴清不但没把腿放开,还恶狠狠的警告威胁我。

我:“……”

第一次哪有不痛的啊,你妈,我也是第一次好吧,我都不知道我会不会痛。

“怎么还愣着,赶紧办完了让我走人。”灵琴清又羞又恼的说。

“呃……那我可要来了……”我说完,鼓起勇气,爬上了灵琴清的身子。

处子幽香扑鼻而来,很好闻,只一口热血就瞬间被点燃。

因为是合法开光,我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在她身上肆意的抚摸着,蹂躏着她的身体,那种快乐不言而喻。

“还不快点,再磨磨蹭蹭的就别弄了,好恶心啊!”灵琴清可能是受不了了,喘着粗气带着些许的娇喘对我命令道。

我也玩差不多了,身子向前用力的挺动着。

可我一点经验都没有,出了乱抓乱亲,连门都找不到在哪。

再加上灵琴清一点也不配合,一直紧紧的夹着双腿,我又太紧张,折腾了好久也没弄进去。

灵琴清也被我折腾的急了,终于把腿分开了一些,我赶紧把做好了破门而入的准备。

可,麻痹的,刚到门口,我竟然就缴械了。

还没进去门,就这么丢了。

当然,非常爽。

是我从来没经历过的爽。

灵琴清张开双眼,问:“这就完事了?”

“嗯。”我有些窘迫。

毕竟,该办的事情,我还没办完,就这么缴枪了,有点太不敬业了。

“还不拿纸巾给我擦干净?”灵琴清命令道。

我赶紧拿纸巾给她擦拭,当我的手碰到那处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她身体的颤抖。

胡乱擦了一通之后,我感觉自己又有些亢奋的想要起来的时候。

灵琴清问:“怎么没有血?不是说第一次会落红吗?为什么没有?”

我尴尬的说:“好像失败了,没弄成。”

“什么?这么久都没弄成?你……”灵琴清怒冲冲的说:“把你的手,从我那里拿开!”

我:“……”

“真是笨死了!”

“要不,再来一次吧,这次一准能成。”我试探着问。

眼前一抹雪白,煞是诱人,我满怀着憧憬的想再试试,毕竟我还没有真正尝过女人的滋味。

“你这里太臭了,被你弄的粘糊糊的好难受,我要回去洗澡。”

“可是……”

“刚才不是弄过了,还不算破瓜吗?”

我:“……”

“我不管,反正我要回去了。”

此刻的我,真的不敢强留她,打心眼里的恐惧感还是有的,我只能低声劝:“你不让我弄可以,不过我有言在先,如果你男人出什么事别怪我。”

“乌鸦嘴,放臭屁!不许你说丧气话!”

“好好好,我不说行了吧。”我脸色有些难看,“反之,出了什么事,跟我无关。”

“你才出事呢,你们全家都出事!”

我大汗。

穿好衣服扔了个红包给我,灵琴清开门离开了。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刚才太紧张了,只顾着瞎摸乱亲的,现在居然想回味都既不太清楚了。

真特娘的操蛋。

现在人走床空,我只能独自叹息,唉,刚才太窝囊了,居然到了门口也没办成。

不过,灵琴清的身材真的好。

她男人有艳福了,娶了这么漂亮的女人!

此时的我不但不感觉累,反而觉得很兴奋。

要是让我再来一次,我绝对能弄进去,也要让灵琴清那个小娘们知道我的厉害。

这一晚,我睡的很甜。

第二天灵琴清和洪森伟新婚,大摆筵席,风光无限。

不愧是大户人家,请的酒席都有几十桌。

庄户人家能来的都来了,亲戚朋友高朋满座。

我当然也到场了。

作为开光师,我可是有一份功劳的,而且不用给份子钱。

免费吃喜酒我当然乐意了,他们也把我当做贵客,给我坐在最好的席位上吃饭。

晚上宴席开始的时候,跟我一桌吃饭的还有我表姐,褚鳕襄。

我表姐也是村里顶尖的漂亮女人,她跟灵琴清是同学又是同年,两个人关系特别好。

虽说是表姐,可她一直看不起我这个穷表弟。

我爸妈刚去世那段时间,我也去我姨妈家住过一阵子,那时候我表姐就非常讨厌我,动不动就对我拳打脚踢的,虐待我。

那时候我小,不懂事,也不敢反抗。

只知道,我必须离开,宁愿做乞丐,也不被她欺负。

现在,我们俩坐在一桌吃饭,跟仇人差不多,根本没有什么话好说。

“小贝啊,下个月你表姐也要出嫁,到时候你还得给你表姐开光。”媒婆王婆说道。

我擦。
 

这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惊得我筷子都掉地上了。

这不是捉弄人吗?

怎么对头一个个的都要出嫁。

全赶一起了?

我表姐,要我给开光。

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说句不好听的,我连想都不敢想,那是什么样的画面。

“王妈,别这么说,说不定啊下个月不是他呢?能活到那时候再说。”褚鳕襄红着脸说。

尼玛,真是一对璧人啊。

一对毒舌,都不带变样的。

“襄襄,这大喜的日子,别说不吉利的话。”王妈急忙说道。

我低着头也不搭话。

反之,过几天,她就要被我破瓜了,到时候再说。

接下来,喜娘新郎出来敬酒,众亲友将他们送入洞房。

看着灵琴清水灵灵的俏模样,再回想起昨晚她在床上的曼妙身姿,我忍不住又有了反应。

表姐似乎看到了我的反应,眼中满是不屑,好像她有多纯洁似的。

“等着吧,等你破瓜那天,

小说文学

再弄你!”

没等来表姐破瓜,却等来了第二天的丧炮。

洪森伟,死了。

死在了新婚之夜,死在了灵琴清身上。

我听到消息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暗暗想着:“完蛋了,这下完蛋了。”

因为我没给灵琴清开光成功,洪森伟才在新婚之夜横死的。

血光之灾啊。

我心里忐忑不安。

洪家一片哀嚎,喜事还没办完就变成了丧事,换做谁看了都难免唏嘘。

不少人都在偷偷议论洪森伟的死因。

洪森伟长的五大三粗的身体很棒,不像是短命鬼的样子才对。

平时除了有把子力气,人也比较憨厚,不是那种奸猾狡诈之徒。

可谁能想到,昨晚新婚之夜,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直接睡了,也没圆房,把娇滴滴的新娘子扔在一边,守了空房。

一夜都没见他有什么动静,等到早上起来的时候,洪森伟没气了,死在了床上。

洪森伟的死状很有些恐怖,张着大嘴全身僵硬,脸色铁青,好像是中了邪一样,脸眼都半睁着,狰狞可怖的样子吓坏了众人。

“堂哥怎么会死在床上?说,你对他做了什么?”一个人指着灵琴清怒喝道。

他叫程基勤,是洪森伟的表弟。

据说是社会人,背后稳着一条龙直到胸口一个龙头张着嘴,看上去有些唬人。

听村里人说,他在外面专门帮别人要债,村里人对他也都是敬而远之。

“我没干什么啊,什么都没做。你可别冤枉我啊,我也不想守寡啊。”灵琴清哭着说。

程基勤冷笑着,“我哥昨天好好的,为什么进了房就死了?你得给我们个说法,不然!哼哼。”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我看的一阵心惊肉跳。

这家伙,十足的狠角色,难缠。

灵琴清早就吓的乱了方寸。

我看着她的眼睛瞄向我的时候,心里一沉,“麻痹,这婊子要出卖我了。”

刚要抬腿走人的功夫,灵琴清指着我喊道:“是他,章小贝,都怪他!”

我尼玛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进去了 阿姨 我们班

巨思小说网

Copyright © 2002-2019 巨思小说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xxxxxxxx号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